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张福山/文

   关于我国工人阶级什么时候开始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说法不一。多数人说1920年北京工人5月1日的纪念活动,是我国第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实际,据我们掌握,哈尔滨早在1907年,中东铁路的工人就开始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了。它不仅有文献资料记载,而且还有亲自参加那次“五一”纪念活动的工人为见证。现在根据有关史料和老工人回忆,撰写了这篇哈尔滨工人最早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情况。

1897年8月,中东铁路开工仪式。

被奴役的中国铁路工人

   1898年沙皇俄国强行在我国东北修筑中东铁路的同时,决定在哈尔滨设立中东铁路的管理机构,并修建了装修机车车辆的中东铁路附属工厂——哈尔滨总工厂(后称三十六棚总工厂)。因而,哈尔滨成为当时中东铁路产业工人最集中最多的地方。

哈尔滨总工厂旧址

   1903年中东铁路建成后,总工厂就有中俄工人3000余人,其次是哈尔滨机车库(即机务段)、车辆段、工务段、车站货物处及铁路印刷厂等处,总共有工人1万多。这些工人,除一部分是沙皇政府从其国内招募来的俄国工人外,大部分是从山东、直隶(今河北省)、吉林、奉天(今沈阳)招募来的破产农民和小手工业者。这些被招来的中国工人,在沙俄的皮鞭下,长年累月从事牛马般的繁重劳动,工资低微,生活极其悲惨。

中国筑路工人的凄惨生活

   1905年8月,为时一年半的日俄战争以沙俄战败而告终,并签订了《朴茨茅斯条约》,东北地区被日俄瓜分。长春以南的南满地区,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势力范围;长春以北的北满一带,成为沙俄的势力范围。沙俄帝国主义为了严密控制和镇压我东北北部地区的人民,加强了对中东铁路沿线地区的殖民统治,1905年以来,在哈尔滨等地增设了行政警察局、法院、监狱和特务机关探访局等机构。同时,沙俄还把从辽南撤回来的8万俄国军队,也屯驻在以哈尔滨为中心的中东铁路沿线地区。沙俄侵略者除对我国东北地区掠夺外,还对中东铁路实行军事管制,派驻武装军警监视和镇压工人。沙俄为弥补在日俄战争中的损失,更加紧了对中东铁路工人的掠夺和盘剥,使广大中国工人进一步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签订《朴次茅斯条约》的日俄代表

中俄工人在斗争中结下深厚友谊

   但是,中东铁路的广大中国工人为摆脱被奴役的地位,始终没有屈服。他们一直同沙俄侵略者进行着不停顿的斗争。同时,越来越多的俄国工人,在他们国内蓬勃发展的革命影响下,反抗沙皇统治势力的斗争也日益强烈。于是,在中东铁路以三十六棚为中心的中俄工人,在打击共同敌人——沙俄帝国主义的斗争中进一步联合起来了。

中东铁路工人举行大罢工

   1907年1月中旬,总工厂的俄国工人,为了纪念1905年国内彼得堡罢工工人流血日两周年,准备举行一次罢工。由于走露了消息,沙俄军警逮捕了10名俄国工人领导者,使一些俄国工人束手无策。中国工人得知后,立即活跃起来,他们怀着对沙俄侵略者的无比仇恨和对俄国工人兄弟般的同情,决定参加到俄国工人的斗争行列。中国工人愤怒地说:“俄国沙皇政府杀害了俄国工人兄弟,我们也不给他们干了。”当时,中国工人的领头人叫吴泰,入厂前曾在俄国做过苦力,会说俄语,因为他办事热心又有斗争经验,所以工人推举他为领导人。吴泰代表中国工人同俄国工人商量,为纪念彼得堡工人流血日和营救被捕俄国工人,决定1月22日上午举行罢工,不达目的决不复工。

中东铁路局局长霍尔瓦特

   1月22日,工人进厂后不久,电灯分厂汽笛喷吐出的白色蒸气划破晴空,发出震耳的响声,这是预先商定举行罢工的信号。随后各分厂的工人齐向工厂大帐房而来,一会儿,全厂数千名中俄工人都聚集到这里。工人们愤怒异常,大帐房门前广场上沸腾起来了。工厂大总管叫巴切罗夫,因长得肥胖工人都叫他“大碗油”。他原以为抓了10名俄国罢工工人头儿,就可防止罢工了,见工人把大帐房围了个水泄不通,早已慌了神。他正要给他的主子铁路局长霍尔瓦特报告时,门哗的一声开了,几个工人代表冲了进来,吓得他脸色苍白。工人代表要求:“立即释放被捕工人,不得干涉今天召开的集会。”巴切罗夫两手一张说:“抓的人在霍尔瓦特局长那里,我说了不算。”工人代表说:“你打电话告诉霍尔瓦特,立即释放被捕的工人,否则决不复工。”巴切罗夫拿起电话刚要拨号,突然又放下了。他狡猾地说:“我现在就去霍尔瓦特局长那里,让他放人,请你们稍等。”说完,带上几个喽啰,坐上马车出厂了。中俄工人怕他捣鬼,随即决定,集合队伍,直奔铁路局。

   当工人来到铁路局门前时,巴切罗夫也正好从路局大楼里出来,他走上马车,装模作样地对工人们说:“霍尔瓦特局长答应放人,但大家必须立即复工。”工人代表立即声明:“不见放出来的工人,决不复工。”紧接着,工人中也喊起来,“放人!放人!快放人……”

   巴切罗夫见工人不同意,只好答应再去请示霍尔瓦特。大约过了一刻钟的工夫,巴切罗夫出来了,他说:“局长已命令外阿穆尔军区司令部放人,请大家回工厂吧。”外阿穆尔军区司令部,是沙俄侵略军的驻地机关,离铁路局很近(即现在哈尔滨铁路卫生学校),工人们立即向那里走去,快到军区门口时,果然看见被捕的工人放出来了。罢工工人纷纷涌上前去,和他们热烈地拥抱在一起。大家欢呼:“罢工胜利了,胜利了!”一个俄国工人代表激动地说:“中国工人兄弟,友好地支援了我们,才取得了罢工的胜利……”

   中俄工人在这次斗争中,结下了深厚的战斗情谊。此后,一些俄国工人经常向中国工人介绍有关俄国国内和其他各国工农群众的革命斗争情况,斗争中的中国工人逐渐了解到一些国际无产阶级革命的新事物。“五一”劳动节的来历就是在这个时候,从俄国工人那里听来的。还了解到,俄国工人第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是1893年在彼得堡秘密进行的。通过这些介绍,开阔了中国工人的眼界,反抗沙俄殖民压迫的斗争也越发高涨起来。

“五一”大罢工震动了沙皇政府

中东铁路工人在检修机车

   1907年4月,中俄工人在以往斗争的基础上,多次商量举行一次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罢工和集会活动。发起者是三十六棚总工厂的中俄工人,并联络机务段、车站及印刷厂等处的工人,准备共同纪念“五一”。

   4月30日,总工厂的中俄工人代表去找工厂大总管巴切罗夫,郑重提出:“5月1日,是全世界劳动人民的节日,要求放假一日,以资纪念。”但是,大总管拒绝工人提出的要求,他摆动着肥胖的身子慢条斯理地说:“根据路章没有‘五一’放假的规定,赶快回去干活,不要提出无理要求。”吴泰气愤地对大总管说:“如若不放假,我们就罢工!”巴切罗夫急忙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用手举着叫嚷:“这是霍尔瓦特局长新下达的六十八号命令,你们看看,不要……”还没等他说完,吴泰等工人代表回身就走了。

   巴切罗夫以为被吓住了,实际是工人代表没理他那一套,决定立即召开会议,商量对付大总管的办法。除总工厂的工人代表外,他们还邀请了机务段、车站等处的工人代表参加,会上决定,第二天即5月1日上午到松花江边举行集会,隆重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铁路局不答应我们就罢工。工人代表把这个决定分头传达给全体工友,消息一传开,各处的工人都热烈响应。

   巴切罗夫知道后,气急败坏地扬言,要采取防范措施,当天下午便在各分厂门前贴出了“布告”,布告上用中俄文写着霍尔瓦特那个所谓“六十八号”命令,叫嚣“对擅离职守或旷工者,负刑法第三八四条规定的罪责,处以四个月至八个月的监禁……”工人对布告根本不予理睬。于是,巴切罗夫又耍出新的花招,妄图采取收买和利诱之手段,一些沙俄工头到处扬言,好好干活的给涨工钱,5月1日上工者发给双薪,等等。

   大多数工人都看穿了他们的鬼把戏,当场给顶了回去,只有少数人拿不定主意。为此,罢工组织者在工人中散发了传单,号召工人们团结起来,要为工人的共同利益而斗争。

   面对这样的情况,工人代表召开会议。俄国工人提议在5月14日(俄历5月1日)举行纪念活动,这个提议得到通过。

   5月14日到了,天气格外晴朗。总工厂的中俄工人斗志昂扬,虽然有少数工人想上工,但是还没等到他们进工厂的大门,就被罢工工人给动员回来了,参加到罢工的行列。同时,哈尔滨机务段、车辆段、车站货物处、铁路印刷厂及面粉厂等处的工人也纷纷举行罢工,前来参加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集会。

   清早,工人们从四面八方,向松花江边涌来,有的工人扛着红旗,机务段的俄工还组织了管弦乐队,乘坐着四轮马车,来到江边。除了工人外,还有不少学生、商人和市民也闻讯赶来,准备参加“五一”集会。


1900年,建设中的哈尔滨中东铁路桥。

   在工人向江边聚集的时候,霍尔瓦特为了镇压“五一”集会活动,也正在调动沙俄军警,准备下毒手。罢工组织者察觉后,立即决定,转移开会地址,由江南岸改为江北岸,通知工人立即过江。当时,江边停留的小船不够用,便去联系江中停泊的几只货轮,货轮上的海员听说工人要举行纪念“五一”集会,便冲破船长的阻挠,毅然承担了运输任务,并决定也参加“五一”集会。人们很快乘坐各种船只渡过了江。当沙俄军警全部赶到江边时,已经晚了。

   工人们过江后,选择在临江的一片高坡地上召开这次集会,以土岗做讲台,四周插着红旗,旗上写着“五一万岁”“劳工神圣”“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等大字。

   大会在上午9点钟正式开始,中俄工人争先发表演说,工人们用亲身经历的无数事实,揭露了沙俄侵略者的残暴罪行。三十六棚中国工人控诉了沙俄政府在中国的土地上,修铁路,盖工厂,不把工人当人待,像大总管巴切罗夫这些人,吃尽了工人的血肉,吃得脑满肠肥,而工人吃上顿没下顿;他们住的洋房高楼,工人住的是阴冷的三十六棚;他们整天不干活,专监视和欺压工人,工人累死累活没人管。这些鲜明的对比,使大家深受感动,引起热烈的掌声。

   俄国工人介绍了国内沙皇血腥镇压工农革命的情况,和人民反抗沙皇政府斗争的事迹。面粉工人、码头工人、装卸工人及沿线来的工人也都相继发表了演说。大会进行中,江北附近各屯子里的农民也前来参加了大会,总共有1万多人。大会开了6个钟头。最后,大会要求工人团结起来,为改善生活待遇,争取8小时工作日而斗争。

   站在松花江南岸的沙俄军警目瞪口呆,始终没法过江干涉。船只都停在江北岸,他们想过也过不去。就在反革命势力猖獗的哈尔滨,竟然召开了万人大会纪念“五一”节,这个不寻常的举动,不仅使霍尔瓦特惊慌失措,也使沙皇政府十分震惊。沙皇内阁总理责令主管中东铁路的财政大臣柯卡优采夫,对这个事件要做出“特别说明”。柯卡优采夫在报告里不得不供认:聚集在松花江北岸,参加集会的有总工厂、中东铁路及其他部门共1万多人,其中多数是中国人,如果采取武力进行镇压,势必会使事态扩大。当时的吉林省巡抚对这件事也十分重视,曾派警察进行侦察,也没敢妄动。

   1907年纪念“五一”国际劳动节的大罢工,在中东铁路工人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记忆。

   本文选编自黑龙江省政协编《黑龙江文史资料》第16辑,文章小标题、图片为编者所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