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沈勃/文

人民大会堂

   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1958年中央决定兴建几项重大建筑工程,要求这些工程在1959年国庆节时投入使用,人民大会堂是其中之一。1958年10月,人民大会堂破土动工,于1959年9月10日胜利竣工、交付使用。

一、毛主席命名为“人民大会堂”

   1959年8月下旬,人民大会堂室内、室外工程陆续完工。不时有中央领导前来大会堂工地视察。8月28日,周总理和陈毅副总理由万里同志(时任北京市委书记处书记、副市长)、赵鹏飞同志(时任彭真同志办公室主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主任)陪同,全面视察了大会堂工地。9月3日,刘少奇主席到工地进行了视察。

1958年,毛泽东等中共中央领导同志审查天安门广场改建方案

20世纪50年代,天安门广场改建施工场景

   9月9日凌晨2时30分,毛主席来到大会堂视察。万里和张鸿舜同志(时任北京市建工局副局长)陪同着先看了大礼堂部分。毛主席走到大礼堂的二层挑台上问道:“这个挑台还安全吗?”又到宴会厅看了一下,还走上宴会厅的主席台站了一会儿。

   然后,他到北京厅坐下,询问了诸如有多少人参加了工作,如何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个工程等问题。万里同志和张鸿舜同志一一作了回答:直接参加大会堂建设工作的有3万多人,还未包括各工厂加工备料的人数,并将大家艰苦奋斗进行施工的情况作了汇报。

人民大会堂建筑外立面施工场景

   毛主席给工程建设者以很高评价:“这些同志不为名,不为利,却这样努力工作,应该给他们立一个纪念碑。但是人数太多,碑上也写不下这样多的名字。我们应该提倡这种不为名、不为利的共产主义精神。”

   此时,万里同志提出:“这座建筑到现在还没有命名。过去周总理曾讲过,需要请毛主席命名。”毛主席问:“你们现在怎么叫这座建筑?”万里同志答:“我们一般叫‘大会堂’或‘人大会堂’。”毛主席说:“那就叫人民大会堂吧!”

   3时30分,毛主席又回到宴会厅的前边,走下大楼梯,从北门离开了人民大会堂工地。

   从此,这一宏伟工程有了自己正式的名字。

二、梅兰芳慰劳建设大军

   人民大会堂的建设,虽然经过严格的检查验收,但大家对于挑台的安全和音响的效果仍然不够放心;对万人到大礼堂参加集会时,人流的活动和附属设备能否达到设计的预期效果,也有待于实践考验。因此,最好能实地组织1万人到大礼堂观看一次精彩表演,以进行一次全面试验。我们这个意见经万里同志与齐燕铭同志(时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商量后,决定安排在正式竣工的9月10日这天晚上。先作工程总结报告,然后演出精彩节目,也作为对参加人民大会堂工程建设的全体工人和干部的一次慰劳。

   在看什么节目的问题上,我们征求了工地建设者的意见。广大工人、干部普遍要求观看京剧艺术大师梅兰芳的演出。由于这时候梅兰芳先生年事已高,平时已很少登台演出,广大群众十分渴望能看到他的精彩表演,故趁这个机会大家提出了这个节目。经文化部门和梅兰芳先生商量,梅先生慨然应允。

梅兰芳先生《贵妃醉酒》剧照

   9月10日晚间,离正式开会还有一个小时,中央大厅和大礼堂就已拥满了人群。建设人民大会堂的干部、技术人员和工人经过10个月的辛勤劳动,今天首先来享受和检验自己的劳动成果,所以大家来得特别早,心情也特别兴奋。这天晚上,先由张鸿舜同志作了工程总结报告,万里副市长和赵鹏飞主任也讲了话。然后就是梅先生表演。梅先生表演的是他的拿手好戏之一《贵妃醉酒》。1万多名职工怀着胜利的喜悦心情,沉醉在艺术大师精彩的表演之中。梅先生对这次演出相当满意,因此在国庆节的晚上又在这里演了一场《穆桂英挂帅》。

   9月10日这天晚上,周总理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大礼堂,先视察后台和台前设施后,到二层挑台坐了一会儿,询问了在场同志的感受,亲自体验了挑台的安全和音响效果。

三、宴会厅的“棉袄消防”

   1959年9月29日,绝大部分参加国庆的外宾和海外华侨都已陆续到达北京。这天上午10时,赫鲁晓夫参加联合国大会后也从美国飞抵北京。

1959年9月,刚刚落成的人民大会堂

   中午,我正在建筑设计院食堂吃午饭,刘仁同志(时任北京市委第二书记)突然亲自打电话来,让我立即到他的办公室。

   我到达时,看到屋里还有北京市公安局的几位负责同志。我进门后,刘仁同志第一句话就是:“沈勃,为什么人民大会堂不安全?”

   我当即问:“什么地方不安全?怎么不安全?”

   刘仁同志说:“公安局同志讲,宴会厅防火不安全。”

   我随即讲明:因为时间紧迫,宴会厅和大礼堂的吊顶采用了木吊顶,这当然对防火不利。但是对于火源、电线都穿了铁管,并在铁管周围采取了消防措施。这些又都是和公安局消防处共同研究办理的。

   听完这些解释,刘仁同志说:“可是现在公安局认为不保险,不能保证今晚国宴的安全。”

   我当即问:“如果认为在人民大会堂宴会厅举办国宴不安全,那么国宴将安排在什么地方呢?”

   公安局的同志们没有答话。

   刘仁同志说:“那只有请示总理,另行安排地方了。”

   我想,这么多的群众,经过这样艰苦的努力,赶在国庆节前建起来的宴会厅却不能使用,其造成的影响之大,是难以想象的。

   我这时脱口而出:“宴会厅今晚进行国宴,从建筑来说是经过试验的,是安全的。”

   刘仁同志问:“你敢负责任?”

   我坚定地回答:“我敢负责任。”

   刘仁同志回过头去对公安局的同志讲道:“沈勃说了,宴会厅是安全的,他敢负责任,你们还有什么意见?”

   大家没有言声。

   刘仁同志宣布散会。

   走出市委大门后,我感到责任太大了!当即赶到人民大会堂,找到张鸿舜同志,把刚才开会的情节向他述说了一番。并且说:“今天晚上,咱两个的人头拴到裤腰带上吧!”

   他问:“咱们应该怎么办?”

   我说:“从市委来的路上,我仔细考虑了,宴会厅,我们进行了各样的实测和检验,安全是有保证的;唯一可顾虑的是怕电线接头处冒火引起火灾。今晚,我们可以组织50名左右可靠的老工人,每人提着一件棉袄,分散在宴会厅的顶棚里。如果发现哪里电线滋火,立即用棉袄把它捂灭,并迅速拉开电闸。这样,即便发生问题,也可以立即制止住。”

   张鸿舜同意这个意见。

    ▲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民大会堂在保持原有风格的前提下进行了现代化的维修改造,将木龙骨吊顶更换成钢龙骨吊顶,增设现代化消防设施。图为人民大会堂宴会厅

   这时已是下午2时30分,距宴会时间不足4个钟头了。

   经张鸿舜安排,到晚上6时,50名老工人带着棉袄到达宴会厅西北角三层厅,张鸿舜讲明任务要求后,大家也顾不得吃饭,就到顶棚上各人的警戒区域,待机行事。

   张鸿舜和我则留在宴会厅上层走廊的西北角上进行监视,我们所坐的地方,对宴会厅全部情况看得十分清楚。

   但是由于过于紧张,我们对总理的致词及赫鲁晓夫讲话的内容连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顾观察天花板各处有无异样情况,并不时到顶棚上巡查工人们的警戒情况。

   宴会进行了两个多小时,这是我们有生以来过得最慢的时刻。

   好不容易等到宴会完毕,客人们已基本上走出了主席台两侧门洞。恰在这时,突然听到一声巨响。仔细看后方知,原来是一个服务员不慎滑了一跤,把托着的一满盘子瓷器摔到地板上,造成一场虚惊。

   人民大会堂通过了这次正式考验,表明了这项工程的圆满成功。它没有辜负几万名建设者和全国人民的期望,肩负着时代重托,担当起伟大的历史使命。

   与此同时,其他多项国庆工程也陆续建成。经过几度研究变更,最后确定的十大国庆工程项目是:人民大会堂、革命历史博物馆、农业展览馆、军事博物馆、民族文化宫、迎宾馆、工人体育场、北京火车站、民族饭店和华侨大厦。

   本文摘编自北京市政协《北京文史资料选编》第27辑《人民大会堂建设纪实》。文章标题、部分小标题、图片为编者所加。作者沈勃(1918—2012),建国后曾任北京市建筑设计院院长,北京市规划局局长,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常委、党组成员,中国建筑学会副理事长,北京市交通工程学会理事长等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