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在外孙女邹宗平的记忆中,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是个更为具体生动、有血有肉的人。他既是有着坚定信仰的科学家,也是尊重女性的谦谦君子。
                         图为1954年底李四光夫妇与外孙女邹宗平一起享受冬日的阳光

我的外公是李四光,他曾对年幼的我讲过许多自己的事情。现在我从中选出几件往事讲出来,与大家分享一下地质学家之外的“李四光”,一个不被大家熟知的“李四光”。

孙中山:湖北李四光16岁就向往革命,非常的好

外公早年在日本留学的时候,认识了宋教仁和马君武,后经这两位先生又认识了孙中山。本来他留学是想要学习造船技术,以此实现强国梦想的,但到了日本接触了这些革命者以后,发现中国的问题不仅是工业的极度落后,更主要的是社会的极度腐败。要想让中国变成一个强国,不仅要学工业、学知识,更重要的是要推翻清政府的腐败统治,所以他更加积极地靠近在日本的进步学生。1905年8月20日,宋教仁带他到了中国同盟会成立大会会场。成立当天,全体与会人员来到旁边的一间小屋子里面宣誓,外公是由孙中山带领的。待宣誓完毕,孙中山见他长得比较小,于是问:“你今年多大了?”他说:“我今年16了。”孙中山非常高兴地说:“湖北李四光16岁就向往革命,非常的好。”还送给他八个大字:“努力向学,蔚为国用。”而后,外公用他这一生来实践了这八个字。

自此,外公成为同盟会第一批会员中最年轻的成员,因此后来周总理评价说他是“辛亥革命的老同志”。

1910年,外公在大阪高等工业学校毕业以后回到了湖北,在一个中学做老师。清政府一贯不承认国外的学位,所有留洋学生都要到北京去参加一个考试。于是次年6月,外公接到清政府通知,到北京参加考试。考试成绩公布以后,他被授予了工科进士的称号,此时是10月左右,因此他大概是宣统皇帝统治期间最后一批进士之一了。

不久,外公在北京听到了武昌起义爆发的消息,立刻赶回武汉,组织人力车夫、码头工人为起义军搬运弹药,运送伤员。起义成功之后,外公被推选为湖北省实业司司长。

                                  1927年,李四光与夫人许淑彬在北京

蒋介石请客:李四光怎么没有来?

外公这一辈子特别讨厌蒋介石,所以他老躲着蒋介石,一辈子都不愿意跟他照面。

抗战时期有一次外公到重庆去开会,蒋介石宴请参会人员。外公开完会就回了广西,没去参加宴请。谁知他的桌签被放在了蒋介石的右边,宴请开始的时候一看外公没来,蒋介石就有点不高兴,说:“李四光怎么没来?”翁文灏打圆场说:“他病了,重感冒。”蒋介石这才作罢。解放后外公见到翁文灏还说:“你救了我一命。”

1937年,外公和他创立的地质研究所本来在庐山,结果日本人很快打来了,要赶快撤退。当时国民政府命令所有中央机关、研究机构一起搬到重庆去,但外公想,重庆比较小,去了恐怕要与蒋介石抬头不见低头见,所以他请时任广西大学校长的马君武联系了广西军阀李宗仁,希望能将研究所搬到广西。李宗仁特别欢迎,于是外公就联合物理所打了一个报告说,大家不要一股脑儿都搬到重庆去,也搬几个研究所到广西去,广西也很落后。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很快便获得了批准。所以他和地质研究所就搬到了广西桂林,一直到1944年。

周总理:如果你们发现了李四光,请协助他回国

1948年,外公代表中国地质学会到英国去参加第18届国际地质大会,会后便留在英国做地质考察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郭沫若给他写了一封信,欢迎他回国来。1949年9月,人民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外公的名字就出现在《人民日报》刊登的政协委员名单之中。国民党当局看到了这一消息,就叫驻英大使郑天锡去找外公,想让他发表声明,拒绝接受政协委员的称号,而且不要回国。此时,陈西滢找到外公说:“你要想离开就赶紧走,要不然你就走不了了。”当天晚上外公就提着小箱子去了法国。其时,外婆还留在英国。后来外公到了瑞士,给她写了一张明信片,外婆便也辗转到了瑞士。会面后两人买了从意大利到香港的船票。然而那时候不像现在有固定的航班,船票都是没有日期的,他们在欧洲足足等了三个月,其间与所有人都失联了。上船后又行驶了差不多一个月才到香港。

                                   1952年,周总理与李四光交谈中 

周总理始终非常关心外公的去向。他很担心外公会从东欧回国,因为那时东欧都是共产主义国家,而外公拿的是国民政府时期的护照,这样会产生签证问题。于是周总理就发电报给当时驻布拉格的新华社社长吴文焘说,如果你们发现了李四光,请协助他回国。吴文焘给周总理发电报说,现在没有李四光的消息,他肯定会从西欧回来的。所以周总理就委托叶剑英找了一位黎先生到香港去,黎先生会说英文,到香港也比较好伪装。这时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外公的护照上写的是他的英文名字J.S. Lee,J 意思是仲揆(外公原名,后用作字),S是四光,L是李。但黎先生没弄清楚,隐约记得叫Jes Li,就拿这个名字到处打听外公的下落。这时,我外公也托好友陈厚甫打听怎么回国。很巧的是,陈厚甫遇到了黎先生,问他:“你说的是不是叫J. S. Lee啊?”黎先生说:“我也搞不清楚,有点像。反正是英国来的老绅士,学地质的。”陈厚甫说:“我正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也在打听怎么回国。”这样阴差阳错居然就接上头了。

外公到了香港后,他的老朋友到码头来接他并安排了住所。两天以后,黎先生来拜访外公,先给他讲了一下内地的形势,然后说:“我奉总理的指示安排你回国,你在这儿安心休息等待。”过了一天黎先生又跟他说:“明天早上,你们夫妻俩到海滩上去散步,其他的就不要管了。”第二天早上,外公、外婆就依照嘱咐去散步,没一会儿就来了一辆车,司机说他是黎先生派来的。两人上车后就过了罗湖桥,最后到了南京火车站。其他东西,大大小小箱子好几个,后来在黎先生安排下拿了回来。回国前外公已经被任命为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所以当他回到北京,《人民日报》的报道标题就是《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李四光昨日抵京》。

其实,外公回到南京的时候,满脑子还是想着回南京地质所做研究。但因为是周总理安排他回国的,所以他还是先到了北京。周总理来看他,两个人关上门在房间里谈了三个多钟头。外公说:“我的兴趣主要在做研究,我想再回南京去。”周总理就跟他说:你这种想法不完全正确。其实你回来之前,就要开地质工作者的代表大会。这件事已经筹备了很久了。当时你与国内失联,很多人都不知道你到哪儿去了,有人说李四光是不会回来的,还是开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现在还没有回来,一定是碰到了什么困难。我就等你回来开这个会,因为我认为你是组织地质工作最合适的人选。你当初去做研究是孙中山跟你说“努力向学,蔚为国用”,现在国家需要你来做组织工作,你也应该把这个重担给承担起来。这也是为了振兴中华。最后外公接受了周总理的意见,答应来做组织工作。

                   1969年,毛主席接见科技界群众代表时,与李四光(左)交谈 

毛主席:你能不能给我找点书?

1969年,毛主席在接见科技界群众代表时,在队伍中看见了外公,就一把拉住他说:“我正好找你有事。”两人从天体的起源聊到人类的起源,最后主席说:“我现在对科学挺有兴趣,你能不能给我找点书?”外公问:“主席想看哪方面的书?”毛主席说,就你研究的那些。外公回去后找了一些书,发现都太专业晦涩了,不太适合主席看,就给主席写了张便条说:“给您找了一些,但是不太适合您看。我给您写一本吧。”后来外公就写了那本著名的科普读本《天文•地质•古生物》。


周总理:我可以做你的入党介绍人

解放前,外公除了参加过同盟会之外,没有参加过任何政治组织;1950年回国以后,他也没有提出要入党。这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思想上还有很多需要改造的地方。此前他出国的时候,国民党打内战,中国是一塌糊涂的,等到1950年回国,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新中国。他认为自己年轻时参加辛亥革命想要得到的结果,现在看到了,所以他非常热爱新中国,对共产党非常地崇敬。他认为,大家在为新中国成立而努力的时候,他还是一个生活相对优裕的旧知识分子。因此他没有资格参加共产党,只有为国家建设而继续努力。

                 1957年6月,李四光在杭州飞来峰用放大镜察看石灰岩中的有孔虫化石 

到了1957年,外公左肾上长了一个特别大的结石导致尿血,当时以为是癌症,就在杭州休养。一天,周总理一个人来疗养院看他,还特别高兴地说:“我把他们(指秘书、警卫等)全部甩了!”两个人到屋子里关上门,又谈了好几个钟头。周总理先是讲了讲国内的形势,然后说:“李老,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申请入党呢?”外公非常惊讶地说:“怎么可能呢?像你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党员,我还有很多旧思想需要改造,我怎能入党呢?”周总理说:“李老,你这种想法是不对的,过去虽然你没去打仗来建立新中国,但是你为这个国家做了很多工作。你应该申请入党,这样的话你才能更靠近党组织,可以进步。”周总理还说:“如果你有意愿的话,我可以做你的入党介绍人。第二位入党介绍人,我建议你找董老。”周总理说的“董老”指的是董必武。董老是湖北人,在辛亥革命时期就和外公相识。周总理这么讲,可谓为外公考虑得十分周到。

事后,外公认真地考虑了周总理的意见,回京后就跟时任地质部党组书记何长工讲:“我觉得我还是应该申请入党,在入党过程中和入党以后继续改造思想。”但他自己也说:“总理那么忙,我怎么能去找他做入党介绍人呢?”何长工说:“我来做你的入党介绍人吧。”由于外公时任地质部部长、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所以他的入党介绍人一位是何长工,另一位是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张劲夫。1958年,外公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

                         1964年夏,李四光周末带外孙女到香山樱桃沟散步

李四光:你想要一个每天卿卿我我的人,还是要一个比较有本事、努力工作的人呢?

外公与外婆的相识是很浪漫的。一次赈灾义演上,外公看到一位年轻女士在台上弹钢琴,于是问旁边一位物理系教授她是谁。刚巧这位物理系教授的夫人是那位女士在教会学校的同学,于是她特别热心地介绍外公与后来的李夫人、我的外婆许淑彬相识。外公对外婆说:“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因为学习比较紧张,就买了个小提琴,找人教我拉。我拉得不怎么好,回国以后没人愿意给我伴奏,你愿不愿意给我伴奏?”外婆说:“好,我给你伴奏啊。”那时外公32岁,外婆26岁。两人一个拉小提琴,一个伴奏,一来二去便成就了一段姻缘。1923年1月,他们俩就结婚了,蔡元培主持了他们的婚礼。

外婆和外公的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样。外婆是一个大小姐,父亲在清政府中的职务相当于现在的江苏省教育厅厅长,民国后又到北洋政府外交部供职,比较有钱也比较洋派。那时女性念书的机会不多,但外婆从小就被送到了上海的教会学校念书。她一直在家里很受宠,脾气非常大,生活也很奢华,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反观外公,他的父亲只是一个农村的私塾先生,家里比较穷。外公从小在农村长大,还要做砍柴、放牛等农活。他自己的生活是很简单的。由于小时常见农村男人喝醉酒打老婆,他因此而受到很大刺激,非常反对这一封建陋习,所以一生滴酒不沾。

去日本留学之前,大家想,家乡可算是出了一个大知识分子,于是凑钱请他吃了一顿饭,又是甲鱼又是鸡的。外公从小吃荤的机会比较少,吃完这顿饭在去往日本的船上就开始生病,一直上吐下泻。到了日本去看医生,医生对他说:“你这个人不太适合吃大荤,你的肠胃接受不了,以后不要吃荤了。”

自此以后,外公一辈子都不吃肉,即便是鱼虾也吃得很少,吃得最多的“荤腥”就是鸡蛋。但外婆爱吃,且什么好吃吃什么,外公尽管自己生活简单,但都尽量满足她,而且外婆在家里是管事的。因此两人相处得十分融洽。

当然,两人之间难免会产生一点小矛盾。有一次,外公搬了一块石头回家,他觉得那是一个特别好的冰川标本,于是带回来想在空闲的时候拍照研究。不久他带学生出野外,而外婆因为是江苏无锡人,特别喜欢吃雪里蕻,每年冬天都要腌一缸,正愁找不到适合压雪里蕻的石头,一看这块石头不错就给压上了。咸菜是腌成了,但这块石头就不知道弄到哪儿去了。等外公从野外回来,想再看看这块石头却怎么也找不到,就问她石头跑哪儿去了,外婆这才知道“闯祸”了。外公非常不高兴,但他一生都对女性非常尊重,尤其是对我外婆百般呵护,从不对她发脾气,所以尽管如此也只是很耐心地对她讲:“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地质标本。以后我的石头你要动的话,最好先问我一下,别给我扔了。”

还有一段时间,外婆嫌外公一天到晚忙工作,没空陪她,很生气。有一次,她把石头堆了一床就到她哥哥家去了。外公见了,知道外婆生气了,就赶快去把她接了回来。外婆生了女儿之后,外公每天下课以后赶到医院去看她,问完“你今天好不好、昨晚睡得好不好”,就掏出一块小木板,搁在膝盖上开始写文章。外婆很生气地说:“你这人怎么一点情趣也没有!”外公说:“你自己选择一下,你想要一个每天卿卿我我的人,还是要一个比较有本事、努力工作的人呢?”后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外婆也很支持他的工作。

                       1935年李四光去英国讲学前与夫人许淑彬、女儿李林在上海

外公只有我母亲一个独生女儿。外公是地质学院士,我母亲李林是物理学院士,我父亲邹承鲁则是生物化学院士。“用创造的精神和科学的方法求人生的出路”是外公一生的真实写照,也一直在激励我不断博学慎思而笃行。

本文根据北京市西城区第一图书馆“名人之后话名人”系列讲座录音整理,选自《纵横》2018年第4期,责任编辑于洋。

 

                                    中国文史出版社〡亲历 亲见 亲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