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视频来源:文献专题片《初心和使命》

   1940年1月9日,毛泽东在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讲话中,提出“现在所要建立的中华民主共和国,只能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一切反帝反封建的人们联合专政的民主共和国”。

   1948年8月1日,毛泽东给响应中共中央“五一口号”的各民主党派复电中,提出建立“独立、自由、富强和统一的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

   1949年6月15日,毛泽东在新政协筹备会第一次全体会议讲话中,提出“建设起一个崭新的强盛的名副其实的人民民主共和国”。毛泽东致词之后,呼了三个口号,其中之一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万岁!”

   在之后讨论中,张治中提出:“‘共和’这个词的本身,就包含了‘民主’的意思,何必重复。”清华大学教授张奚若也提出:“‘人民’这个概念,已经把‘民主’的意思表达出来了,用‘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不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听了觉得有道理,建议大家采纳。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在北平召开。


   ▲1949年9月22日,董必武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报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草拟经过及基本内容,关于国家名称问题,已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名称。

   在提交审议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和《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的文件中,国号“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后都带着一个括号,里面写着“简称中华民国”六个字。

   这个简称引发了争论。

   1949年9月26日上午11时半,周恩来在六国饭店举行宴会,邀请20多位70岁上下的政协代表,听取他们的意见。  

   黄炎培说:“老百姓教育很落后,感情上习惯用中华民国。一旦改掉,会引起不必要的反感。留个简称,一年之后再去掉,并无不可。”

   廖仲恺夫人何香凝说:“中华民国是孙中山先生革命的一个成果,是用许多先烈的鲜血换来的。关于改国号问题,我个人认为,如果能照旧用它,是好的;如果大家不赞成,我也不再坚持己见。”

   ▲1949年9月27日,周恩来在《关于<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修改的补充说明》中,提出去掉“简称中华民国”六个字。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通过《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等决议的会议记录。

   美洲侨领司徒美堂说:“我也是参加过辛亥革命的人,我尊敬孙中山先生,但对中华民国四个字,则绝无好感!我的理由是,那是中华官国,与民无涉。我试问,毛泽东先生领导的这次革命,是不是跟辛亥革命不同?如果大家认为不同,那么,我们的国号应该叫中华人民共和国。”

   马寅初、张澜、陈叔通、沈钧儒等16人都发言表示反对用简称。

   周恩来表示,要把大家发表的意见报给大会主席团常委参考,并由主席团常委作出最后决定。

   9月27日下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决定不用“中华民国”这个简称。自此,新中国正式定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

   本文资料来源:《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出版;《亲历者的记忆:协商建国》,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