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第一部分

 
    1949年6月初,上海市长陈毅偕同华东局统战部秘书长周而复同志亲自登门拜访祖父张元济(时任商务印书馆董事长)。祖父一改几十年不涉足政治的惯例,欣然参加多项政治活动和重要会议,为上海解放初期的稳定秩序、恢复经济献计献策。
    8月24日晚上,上海市人民政府交际处处长梅达君来访,转述中央来电邀请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之事。祖父早一天已从好友陈叔通的来信中得到了这一消息。
    祖父这时已是83岁高龄,得到通知后,一方面感到激动、兴奋,一辈子企盼的国家统一、强盛的太平盛世果真来到了;另一方面毕竟年事已高,10多年没有离家远行了,怕体力上不能胜任。
    9月初,陈叔通又来信说祖父列为会议特邀代表,而特邀代表均由毛主席亲自审定,请不要再推辞。这样,祖父决定北上。同时大会筹备处让我父亲陪同前往,以便生活上随时照料。
    9月6日,上海代表启程北上。同行的有茅以升、赵朴初、盛丕华、蒉延芳、袁雪芬等。8日下午抵达北平,代表们下榻在六国饭店。
    周恩来副主席于11日傍晚到饭店探望代表,与大家交谈了半个小时。他临走时还特地告诉父亲,大会期间可以陪同祖父进入会场,他已与大会秘书处作好了安排。

六国饭店(今为北京华风宾馆)


第二部分


    9月26日,周恩来、林伯渠邀请代表在六国饭店午餐,并有要事商谈。应邀出席的代表有张澜、何香凝、陈嘉庚、吴玉章、徐特立、沈钧儒、黄炎培、马寅初、马叙伦、沈雁冰、司徒美堂、庄明理、邵力子等数十人。
    周恩来首先发言说:在讨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时,对国名中华人民共和国,有代表提出不忘辛亥革命之功绩,宜加括号注明“简称中华民国”,为此讨论过几次,今天受毛主席委托,请各位长老发表意见,怎样定名方为妥当。
    周恩来讲话后,代表们纷纷发言,祖父与陈嘉庚、马寅初、宁武等大多数代表认为应删去“中华民国”四字;有的代表主张保留,也有人主张折中,作为暂时保留。最后沈钧儒发言,认为删去“中华民国”四字,并无忽视辛亥革命之意。
    周恩来即以沈老之说作为定论。会后大家入席,周恩来坐主位,祖父应邀坐在他的左边,是客位的首席,当时大约是按年龄排定座次的。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于9月21日晚在中南海怀仁堂开幕。祖父与侨界代表司徒美堂是代表中最年长者。祖父被推选为主席团成员,登台与全体代表见面,并合影。大会聆听了毛主席的开幕词。这天完成全部议程后,22:30才散会。
    闭幕式在9月30日举行。大会选出了国家领导人,当宣布选举结果时,掌声久久不绝。祖父在这次会上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当讨论大会宣言的时候,祖父提出:在“解放全国领土”一句内的“解放全国”后加逗点,加上“保全我国的”五字。他的意思是不许别人侵略我们,我们也只保全自己的领土,绝无侵略他人之意。许德珩代表发言表示不要改动,维持原稿。这时周恩来在主席台上提议:在“巩固国防”之下加“保全我们的领土”字句。毛主席问是否同意。祖父表示同意。在统计选举票时,祖父随同毛主席等一起到天安门广场,为人民英雄纪念碑奠基。
    10月1日下午3时,在天安门城楼举行开国大典。代表们按通知先行到达,祖父沿着石阶缓步登上天安门城楼,在城楼东端挑了一把椅子坐下。城楼上的代表和集合在广场上的游行队伍,心情激奋地聆听毛主席对全世界的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接着是朱德总司令阅兵,阅兵式毕,群众游行开始。祖父和几位年老的代表先行退席,回旅馆休息。这天晚上游行队伍的欢呼声、口号声至半夜方息。
    祖父习惯于早睡,8时半就上床,但心情一直不能平静,久不能寐。他回想起数十年来亲身的经历和祖国饱受帝国主义欺凌的苦难历史,又为晚年终于亲见太平盛世的到来而欣喜万分。他披衣而起,给毛主席写了一封祝贺信,信中写道:“昨日会推元首,我公荣膺之选,为吾国得人庆也。英伦三岛昔以鸦片强迫售我,林文忠焚毁,乃愿辄于半途,酿成辛丑条约之惨。桎梏百年,贫弱日甚,后虽设禁,终多粉饰。我公发愤为雄,力图自强,必能继前贤,铲此烟毒,一雪此奇耻。”几天前,他请人买了一部版本最好的线装本《林文忠政书》,第二天请人转送给毛主席。
    祖父此时深信不疑的是100年来中国人民为独立自强的抗争,到今天,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历史的新一页被揭开了。

第三部分


    祖父在北京期间,受到了毛主席的两次接见。

    9月19日下午2时半,陈毅驱车来六国饭店,说毛主席邀请你去游天坛,还约李明扬代表同行。他们到达时,毛主席已等在祈年殿门外了。

1949年9月19日,毛泽东、张元济在天坛公园亲切交谈。 

    毛主席与祖父握手互致问候。陈毅介绍了在场的刘伯承、粟裕、程潜、李明灏、陈明仁等。大家一起参观了东厢房的铜制祭器陈列,一同登上祈年殿,又一同步行至南端的圜丘坛。
    游毕大家在皇穹宇墙外树荫下小坐,喝茶休息。毛主席是很健谈的,他告诉祖父,他年轻时读过许多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书,从《科学大全》中获得了不少新知识,他认为商务出的书有益于民众。毛主席又问及戊戌变法的情形,询问光绪皇帝召见时的礼仪怎样,又问当年在清政府做官时的俸禄有多少。祖父都一一作答。毛主席还说:这次革命实际是人民革命,不只是共产党一家所为,你看重庆号军舰起义,舰上700余人,并没有一个共产党员,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1949年9月19日,毛泽东在天坛公园与售货员交谈。

    另一次接见是在10月11日,那天傍晚祖父正在吃晚饭,陈毅来了,说主席请你和周善培(孝怀)老先生到他寓所叙谈并进晚餐。
    这一天客人很少,除了两老由他们各自的小辈陪同之外,还有陈毅和粟裕。宾主畅叙,谈了许多方面的问题。
    祖父说国家经过抗战、内战,可以说是民穷财尽,如果搞建设百端并举,可能力量不够,不能不权衡缓急。他建议:建设首先是交通,其次是农业,再次是工业,工业中先轻工业后重工业。毛主席介绍了鞍山的铁矿和钢铁厂,说造铁路需要钢轨呀。谈到征粮,陈毅说河北、山东比江浙负担重,江浙还没有征兵,无锡有一户有田7万亩,征数很少还不肯缴,不能不给予惩儆。祖父认为有田者有的匿报,使实报者吃亏。毛主席说现在有几十万大军正移向江西、福建,这样江浙的负担可以减轻一些。
    当周善培谈到读经时,祖父坚持他几十年来的一贯主张,认为不可提倡,只能由某些大学设立专科,让少数学生作为一项研究。祖父还对有人希望以罗马拼音字代替汉字表示担忧,认为我国之所以能统一,有统一语言、文字是一重要因素,多种民族、多种方言用拼音字各切各的音,会使统一的文字走样。
    晚餐的菜肴共10味,都比较简单,盘子也比较小,几位湖南、四川籍人士专爱拣盘子里的红辣椒吃。10时45分客人辞出,返回旅馆。
    朱德总司令、陈云同志到旅馆来看望祖父。整个大会期间的活动安排是比较宽松的,祖父在北京住了40天,和许多老朋友见了面,也结识了更多的新朋友。
    10月17日,祖父写信给周恩来总理辞行。19日乘车离京,21日返抵上海。

 

    (本文选编自《上海文史资料选辑》第88辑。作者张人凤系张元济之孙,曾任上海市杨浦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浦区业余大学校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