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材火翻译公司banner

栏目导航

网站导航
    1986年6月16日至25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六次会议。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张彦宁受国务院委托作关于企业破产法草案的说明,将这个法律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企业破产法草案第三条规定:“本法适用于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调解整顿或破产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以及外资企业。”第六十九条规定:“集体所有制企业和其他企业的破产处理办法,参照本法的基本原则执行。”在审议中,有些委员提出,我国集体所有制企业的情况比较复杂,“三资”企业(中外合资经营企业、中外合作经营企业、外资企业)的情况与国营企业有很大不同,如何处理这些企业的破产问题,需要进一步研究。还有些委员提出,企业的自主权尚未很好落实,价格体系仍没有理顺,企业之间平等的竞争条件还不具备,社会保障制度也没有建立起来,破产法先出台,这是“先有孩子,后有母亲”。建议对破产法出台的时机作慎重研究。

    1986年8月27日至9月5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七次会议。8月27日,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作关于企业破产法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建议将这部法律的名称改为“国营企业破产法”,明确它不适用于集体所有制企业和“三资企业”。在审议中,一部分委员认为,现在通过破产法,条件还不够具备,时机还不够成熟。9月4日,根据委员的意见,法律委员会建议将本法名称改为“国营企业破产法(试行)”,增加“试行”二字。这样,经过一个时期的实践,还可以进一步修订。在9月4日至5日的审议中,有的委员建议,将“国营企业破产法(试行)”这一名称中的“国营企业”改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有的委员提出,本法可以不试行。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许涤新说,企业亏损有客观原因,而且很严重。但如果等所有的客观问题都解决了,再搞破产法就晚了。不能因为困难,就让“大锅饭”照常吃下去,这对国家不利。破产法可以推动企业整顿,不是不要整顿,立法也是为了减少破产,而不是增加破产。我认为,通过破产法,利多弊少。

    1986年11月15日至12月2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第十八次会议。11月15日,法律委员会作关于国营企业破产法试行草案几点修改意见的说明,建议将本法的名称改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破产法”。在审议中,有些委员提出,我国缺乏实行破产制度的实践经验,破产法应先试行。11月26日,法律委员会建议,本法名称加“试行”二字,即将本法名称改为“全民所有制企业破产法(试行)”。

    在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七次、第十八次会议两次审议破产法草案期间,我是会议工作人员,负责会议记录、简报编写工作。在会议现场,我听到有委员提出,“全民所有制企业破产法”这个名称容易使人产生误解,好像全民所有制破产了,这个名称还是改一下为好。11月29日,在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法律委员会汇报了对这部法律名称的修改建议,提出两个方案:第一个方案,改为“企业破产法(试行)”,同时,在总则中增加一条,作为第二条,即“本法适用于全民所有制企业”。第二个方案,改为“处理全民所有制企业破产法(试行)”。法律委员会倾向于第一个方案。12月2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通过的法律名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试行)》。

    在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破产法草案过程中,许多人提出,现在企业亏损,情况复杂,原因多方面,企业经营管理不善不是主要原因。有的提出,企业法还没出台,就先搞一个破产法,这就好比还没有“出生证”,就先发个“死亡证”,实在不顺。

    这方面的意见很快就得到回应:一是在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上,国务院对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草案作了说明,企业法草案与破产法草案一并审议;二是法律委员会建议,将破产法的试行日期规定为:本法自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实施满三个月之日起试行。

    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于1988年4月13日由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自1988年8月1日起施行。这样,企业破产法从1988年11月1日开始试行。这是到目前为止的立法中,在法律施行日期规定上的一个特例。

    “企业破产法”这一法律名称,从1986年6月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时首次提出,中间在三次会议的审议过程中经历多次变化,到最后于当年12月2日通过的法律还是采用了一审时的“企业破产法”这个名称,这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其实不然。从文字上看,法律名称没有变,但从内容上看,最后通过的法律对草案的许多内容作了修改完善,特别是修改了法律的适用范围。企业破产法名称变化的这个过程和结果,就是立法者的认识的否定之否定螺旋式上升的体现,符合唯物辩证法的规律。我见证了企业破产法的出台过程,深刻感受到立法者的认识在不断深化、在一步步接近无限的客观世界。

    今天回过头看,制定企业破产法的过程,就是正确处理立法与改革关系的过程,就是立法推动企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过程,就是向全社会普及企业破产法的过程。这是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一个成功范例。破产法的立法过程所产生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

    (作者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原副主任)